电话15915399819微信:mc901901——深圳丝袜服务QQ:349772323

梵星会所
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业界资讯

爱的痛了

2018-01-26 15:55:32 梵星会所 阅读

天亮了。顾羽拉开窗帘,推开半边窗,寒气扑面而来。外面白茫茫一片,天空飘着鹅毛大雪。


顾羽关好窗户,屋内依旧温暖。有杨凯陪伴的日子,顾羽不会感到寒冷。杨凯熟睡的样子,像个小孩,像只小熊,像只懒猫,怎么看都觉得可爱。


顾羽轻拍杨凯的脸,柔声细语唤他起床。杨凯微微睁开眼睛,又闭上了。


“快起来,懒猪,说好了今天去看房子的。如果合适的话我们今天就先给了首付,反正我挺喜欢那套房子的。有向阳的大飘窗,阳台够宽敞,可以种很多花。周围的配套设施也很齐全。”顾羽打开手机的网易云音乐,她将音量调到最大,想吵醒杨凯。


"我很累,还是先别这么着急好吗?”杨凯闭着眼睛微语。


"你说的什么话呀?我怎么能不急呢?房子一时一个价,反正我不管,你今天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。我可不想整天住在这个出租屋里,这种隔段时间换个地方的感觉我受够了。”顾羽有些激动,声音都变调了,她来回在屋里踱着步。


“有些事我不知道怎么跟你开口。唉!以前我总觉得房子和事业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重要,可是现在我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。就这么平平静静地躺在床上就很幸福。”杨凯一脸倦容,眼神里透着凄楚。


"你说这种废话是存心想气死我吗?房子对没有责任心和良心的男人来说,是不重要。但对女人来说却非常重要。没有房子就没有家。"顾羽的眼里蓄满了泪水。


杨凯睡得纹丝不动,他根本没有想要起来的意思。望着顾羽那灰色紧身羊毛衫勾勒出来的曼妙身材,还有那张白皙娇嫩的脸,颤动在心头的激动堆积成山洪般的痛苦。


顾羽看着存折,这是她和杨凯这几年来的辛劳所得。除去店里的周转资金,存款已足够付首付。可是她不知道杨凯为什么要临时变卦 。说好了存够首付就去供一套房子,然后春节结婚,等开春就孕育小宝宝,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拖着?


真是让人费解。杨凯说出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到底想干什么?事到如今难道他又想耍什么花样?


顾羽今年已经25岁,她有几位同学已经当妈妈了。而她和杨凯从大学到现在已经长跑了七年却还没有结婚,没有买房。想起两人一路走过的风风雨雨,辛酸已无处诉说。


有时候顾羽觉得人生真的很悲哀。为什么杨凯就不能体谅体谅她呢?他口口声声说很爱她,要让她过上最好的生活。可是现在连一般的要求他都不愿意满足她,顾雨不知道杨凯这种行为到底居心何在。


他们两人从一开始毕业就扎根在西安工作。杨凯在一家化工原料公司跑业务,顾羽在一家外贸公司做文员。杨凯全国各地到处跑,平日里两人聚少离多,但感情却日渐浓烈。


他们两人常常煲电话粥,一聊起来谁都不舍得收线。每月的电话费加起来差不多都一千多块。


杨凯每次回到西安,都把顾羽租住的小屋当成了他们温暖的家。他答应顾羽再跑两年就买套房子,一定要让顾羽住在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里。顾羽感动的一踏糊涂。


那真是一段让人难忘的时光。顾羽相信杨凯说的每一句话。他说什么她都不怀疑,因为杨凯的存款在她的手里。世上还有什么比一个男人把所有的钱财都交到一个女人手里,更让她放心的事呢?


她等他,两年过去了,他们的手头上也已经有三十多万。杨凯出差的日子,顾羽已独自看过很多楼盘。她只等着杨凯和她去敲定,去签字。


然而杨凯却认为趁年轻应该做点属于自己的事业。长年累月在外面跑,迟早会把自己折在外面。漂泊、孤苦、相思,他已经受够了。他想安定下来开间店,哪怕只是一间很小的店,能让他和顾羽呆在一起就好。从此,两人举案齐眉,长相厮守。


顾羽虽然心有不甘,但是在杨凯的百般劝说下,还是把存款拿出来给了他,任他折腾。


杨凯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,他的想法和描绘的蓝图也总是那么符合现代青年的逻辑。顾羽心里虽然有些失落,眼里却含着笑全力支持杨凯。


顾羽辞掉工作,陪伴杨凯在整个市区满大街游荡。最后终于交了两万元押金,订下了一间旺铺。说是旺铺,其实是间前者做不下去的小店。这间店原来是间书店,听说老板已经亏损半年了。


杨凯却不以为然。他认为前任老板做不下去,那是他经营不善,选择的方向不对。现在是数码时代,纸书当然没有销量了。


杨凯觉得这个时候他正年轻气盛,意气风发。他有胆识,有勇气,精力旺盛。此地在大学城附近,年轻人对电子产品最感兴趣,就朝着这个方向发展。杨凯以为在此处开间电讯店,经营现代流行的数码产品,肯定生意红火。


杨凯和顾羽都是刚迈出大学才两年的大学生。来这里消费的,正好也都是大学生,大家沟通起来便毫无障碍。杨凯在心里把所有的同学都幻想成他的熟客,不由得又激动起来。


做生意嘛,就是讲究个天时、地利、人和。而这三点,眼下对杨凯来说已都占有了。剩下的就是甩开膀子大干了。不到半个月时间,店铺已经装修好了,营业执照也已经办了下来。


接下来就是备货,顾羽在店里搞卫生,杨凯出去联系货源。他们的经营方向是专卖品牌手机。任何水货,山寨货一律不在他们的经营范围之内。一个星期后他们的小店试业开张了。


生意不错,第一天就卖出了十五台手机。利润不是很高,但已经赚到了人心。他们采取了各种优惠和进店大赠送活动,两人对待客人态度友好又热情。顾客们得到了自己满意的品牌手机,个个笑意盈盈。有的临走时说着感谢的话语,还和他们握手道别。杨凯和顾羽在对望中激动地热泪盈眶,第一次感到生命的重量。


忙活到十一点多才关店门,顾羽开始数票子,她的心里美滋滋的。如果以后都照这样发展下去,不到一年时间,买房付个首付是没有问题的。


"小羽,我还没吃晚饭呢,好饿呀!你现在眼里只有人民币,都不管我的死活了。可不可以打发十元钱让我出去吃碗面呀?”杨凯翘着嘴角,斜依在收银台前,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。


"我也没有吃饭好不好?中午也只吃了几口就又忙了起来。我都不出声,你还在这里叫苦。加班到这么晚还没有加班费,又要充当数钱丫头,谁可怜我呀?一会儿还要打扫卫生,你这个老板可真会剥削人。快点打发二十元给我出去吃碗羊肉泡馍。”顾羽整好红票子又整绿票子,然后数散钞。疲惫的脸上挂着笑意。


"哈哈哈……经济大权在你手里,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嘛。”杨凯在饮水机接了一杯水,一饮而尽。又顺手给顾宇也接了一杯。


"这钱我也只是过过手,哪敢乱花,我们老板创业多辛苦呀!"顾羽还准备说下去,却被杨凯从侧面紧紧揽住。


他们搂在一起,以吻充饥。忘记了疲惫,忘记了烦恼。前途在彼此的深情里光明,梦想在彼此的胸怀里实现。


"走吧,我请你出去吃大餐,帐得由你来结。”杨凯得意地笑着,伸了个懒腰,拿着锁头和钥匙等着顾羽出门。


"走吧,大话精。”顾羽拿好手机和包包跟在杨凯身后。


四月的风轻轻柔柔地拂过脸庞,清凉而舒爽。高楼的缝隙里有星星捉迷藏般的朝他们眨着眼睛。新月如钩,忽明忽暗的在云里穿梭。夜是如此的美!街灯像一朵朵白玉兰,将柔光泼洒在他们身上。杨凯和顾羽手牵着手,沉醉在幸福里。


此刻,他们心情无比舒畅,如果人生能一直这般美好,该多惬意呀!


刚开张那一个月,生意一直都不错。后来这一片陆续新开了四家电讯店。有一间店还装修的超级豪华,店面面积也是杨凯这间店的五倍。还请了很多年轻靓丽的促销员,又经常搞着促销大送礼活动。


竞争越来越大,生意逐渐淡薄,眼看着店里的客人日渐稀少。杨凯心急啊,不能再像以前这样整天坐在店里守株待兔了,得想个法子冲出重围。


暑假到了,杨凯招聘了几位打暑期工的大学生,和电信公司合作。由电信公司帮他做宣传,杨凯负责的带领几个大学生去各大校区进行摆摊设点促销活动。


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一群人的力量却是巨大的。一个暑期下来,成绩斐然,在外场搞促销比在店里的收入多出了几倍。尝到了甜头的杨凯日日都想出外搞促销,风雨无阻。店里就交给顾羽打理。顾羽请了一个刚刚毕业出来实习的小学妹和自己一起看店。


店里成了一个像征性的革命根据地。实际产生效益的流动大本营是杨凯带领的靓妹帅哥组成团。他们吆呵着,叫卖着,到处散发传单做宣传。有付出就有回报。


外场促销常常是从早说到晚,有客人问东问西,总要不厌其烦地解释给他们听。可是没所谓,顾客就是上帝。哪怕今天他们不买,但留了电话,也许他们明天就会找上门来。生意就是这样做出来的,杨凯觉得累并快乐着。


他们一直断断续续搞着促销,到处做着活动。元旦来啦!杨凯又带着一帮学生团出去搞活动。


这天生意不错,杨凯心情一好,就请一帮促销团的兄弟姐妹们去店铺对面那条街上的大排档吃宵夜。他让顾羽和店里的小学妹也过来。


顾羽送走了最后一个客人,关了店门,带着小学妹去找杨凯。


杨凯已经喝醉。桌上摆着乱七八糟的烤串,酒瓶也东倒西歪。杨凯的头正靠在一个漂亮女生的怀里,她正用手抚摸着他的脸。她的红唇凑在杨凯的耳边,小声说着什么。其他几个女生和男生依旧大吃大喝着,显然他们对眼前的景象已经见惯不怪了。


这种场面,这种画风的画面对于顾羽来说,会是怎样的一种侮辱和伤害,只有天知道。


顾羽已顾不得面子和尊严。她不知道自己以老板娘的身份,还是以正式女朋友的身份站在这里,总之她什么都不理了。她冲过去推开那个漂亮的长发女孩,扳正杨凯的脸就是两耳光。


旁人个个看得目瞪口呆。东宫娘娘来发威,也没人敢出声。杨凯不知是否被这两耳光扇清醒了。他睁开迷醉的双眼,伸手想要抱住顾羽。顾羽用力将他推开,杨凯一个趔趄向后退了一步,差点摔倒。幸亏有人从后面将他稳住。


"下贱,无耻,你真让人恶心!"

深圳丝足服务http://www.jindisi005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