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15915399819微信:mc901901——深圳丝袜服务QQ:349772323

梵星会所
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业界资讯

不好意思,我不想继续做备胎了

2018-01-26 15:56:31 梵星会所 阅读

天放晴了,地上的白雪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银光。今天阳光很耀眼,奈何积雪太厚,很难融化,甚是凄冷。


路旁干枯的枝桠也被积雪包裹着。


这树,春夏繁茂一阵,到冬天孤零零立在那里,怎么看都是落寞,却始终逃不过季节的摧残。


走在我前面的,这个背影有点熟悉。他右手夹着一支烟,呼出的冷气混杂着吐出的烟圈升入空中,瞬间被凝固住。


"沈默?!……" 我不敢大声喊他。


只见他继续向前走了几步,停下来,回过头,将手中的烟掐灭。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,煞白的脸显得憔悴,手里的半根烟被他抛到别处。


那一刻,我突然意识到已经很久没有听他提起过夏薇了。


寒暄了几句,他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。空气中依旧残留着一股浓烈的烟草味。


他说,最近开始学着用烟和酒精麻痹自己。


我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
尽管早已料到会有这么一天,从他口中说出,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。




-2-


大一刚开学,沈默对身边的一切都感到新奇。


就在参观校史馆那天,他遇到了夏薇。夏薇是解说员,也是他的直系学姐。


学姐乌黑亮丽的头发及肩,穿一身雪纺白纱裙,一双宝蓝色高跟鞋,清纯可人。


第一次见面,沈默就对她有了好感。然而,他只是默默在一旁仰慕着,没有靠近。


得知在即将到来的新老生联谊会上,夏薇准备了一曲《红玫瑰》。他想象着学姐烈焰似火的一面,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
于是,沈默想方设法做幕后人员,这样就能跟夏薇靠近一步。最后,工作人员分配给他一个任务:给学姐献花。


真是求之不得呢。


当天下午,他跑去理发店特意吹了个发型,只为能风风光光地出现在学姐面前,停留个三五秒。


刚进小礼堂,有人朝他跑过来。一把抢走被他藏在身后的花,"哥们儿,这花得拿走喽,有专人送。"


他眼睁睁看着那人将花塞到另一个穿棕色皮夹克的男生怀里。那男生不屑一顾,酷酷地转过身,花掉在地上。


只见夏薇背过身,这并不影响沈默看到她眼里流动着一些复杂的情愫。


沈默一直呆在原地,内心气愤地要死,回过神来,真恨不得给那男生一巴掌,"凭什么夺走老子的机会!"


夏薇身着酒红色晚礼服登上台子,声音有些颤抖。沈默坐在贵宾区望着她,身后鼓掌声此起彼伏,他情绪更低落了。


最后,他目送她出场,走出礼堂,她在风中抹着眼泪。看得他有些心疼,斟酌片刻,拿着夏薇的衣服走了出去。


"学姐,有点冷了,你把褂子套上吧。"


她缓缓抬起头,露出哭得红肿的眼,早已花了妆,顺便接过衣服,"谢……谢你了"。


"怎么哭了,遇到什么事了吗?"


话一说出口,夏薇抽噎得更厉害了。沈默看了看夏薇憔悴的大花脸,蹲在她身旁。


她没说话,只是一直哭泣,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一时语塞。但凭沈默的直觉,她单恋着那个皮夹克男孩。




-3-


最后,沈默要到夏薇的联系方式。


他们谈天说地,聊人生聊理想,联络了很长一段时间,聊得很来。


某天夜深了,她突然敞开心扉,"你那天问我为什么哭,那怕是最后一次失望了吧,勉强他给我送次花真的难。"


"还是你好啊,为我送衣服,真的太感谢了,他连你四分之一都比不了。"


沈默躺在床上,看着溢满月光的房间,不自主地想起穿夹克的男生和当天狼狈的自己,苦笑了一下。


他替她难过,又因为她的夸奖暗自欢喜。他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徒劳,唯有表示在听。


"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,真的好累,我想啊,我该放下他了。"


"就他这样的人啊,忽冷忽热,谁受得了!"


……


沈默心里突然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似的,坐起身子,拍了拍脑门,让自己保持清醒。


夜里两点,夏薇还没有停的意思,沈默一直陪着她排解难过。要不是提示音一阵一阵响,他可能就睡着了。


那只是个开始,后来夏薇经常给他吐槽,还说能听她倾诉的人不多了。


真好呢,我这么幸运?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都能敞开心扉的吧,何况这种私事。


沈默想到这里,不觉笑出声。每次都很耐心,从分析问题到帮她提建议,最后再安慰,细致入微。


最无可救药的,他享受这样的过程。


不知从哪天起,沈默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她,内心也是怀有期许的吧。


平日里整个人着了魔似的,活生生成了一个手机控,生怕错过她的每一次不开心,只要她有个风吹草动,他会坐立难安,还会莫名低落。


在等待着她轮回般的回复的过程中,真是一种煎熬。有天,他故意没有主动联系夏薇,果然,她也不会想起他。


三个月了,某一刻,他突然发现自己主动久了有点累。




-4-


接下来,还会找她聊天,只是态度有了一点冷淡。


某天傍晚,夏薇第一次主动联系沈默,"你来宿舍楼下找我一趟,有惊喜哦!"


他盯着发来的消息痴痴地笑了,会有什么惊喜呢?心底的小火星瞬间有了复燃的趋势。


站在镜子前好好整理了一番,出现在夏薇面前。她塞给他一个小盒子,一脸傲娇地说,"这是我做的烘焙,尝尝,你可要记得补偿我。"


"哇,谢谢你,周末请你喝咖啡去",这次,连说出的话都有些不自然,声带还微微颤抖着,不知是感动,还是紧张。


回到宿舍,他拿了一小块放进嘴里,入口即化。整个人被幸福包围,有热泪盈眶的冲动。


这样亲手制作的曲奇,还是头一次吃,他开始对他们的关系有了进一步的幻想。


下周末,应她的邀请陪她去逛街,买了一条花裙子,然后带她去了星巴克。


面对着她,沈默有点不好意思,他回想着刚才在商场,她说的话,"你看我穿这个好看不好看?","哎呀,到底是哪个好看?",想起她嘟起的嘴,很可爱。


他酝酿着,再等等,再等等。差点没忍住,就一不小心说出那句难以启齿的话。就在这时,夏薇又一次提起那个男生。


"以前,他也总带我来星巴克啊,他最喜欢拿铁了,我最喜欢卡布奇诺,我们还真不是一世界的人。"


说完,她叹了一口气,沈默看了看自己杯中的拿铁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只觉得内心又被人狠狠地拧了一把,还有些尴尬。


燃起的火星即将复燃,那一瞬又被扑灭了。


后来,他们的关系一直停留在恋人未满,没有再进一步的趋势。


她嘴里反复出现的,还是那个曾经发誓不再提起的名字,沈默总是安慰自己哪有那么快就能把一个人忘掉。


他给我们说起这事,大家都说他怕是做了别人的备胎。


"怎么可能,备胎我也是贵宾级的",说着,他黯淡无光的眼底闪过一丝勉强的欣喜。


我们狠狠地嘲笑他,他还是不以为然。


你是真没有发现,还是不愿意承认,她只会在自己有需要的时候才想到你啊。




-5-


后来,他们一直联系着。夏薇有的时候情绪很高昂,有的时候很低落,而沈默的情绪完全被她操控着。


某天晚上九点,沈默接到了夏薇的电话。


他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,苦笑着,一天没有回复消息的人这么晚了打电话,肯定又有什么事吧。


他突然厌倦了她的忽冷忽热。考虑再三,他发觉自己还是会心疼,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开导她,就接了起来。


"沈默,你能出来接我一下吗,走路走得快废了,还是到不了家。"电话那头的她,在哭泣,隔着屏幕感觉到她的软弱无力。


沈默怎么会无动于衷呢,放下电话骑上电动车就去了。


那天,她穿着他挑的裙子,脸上带着晕染开的妆,一副受伤的模样。


不用说,那么了解她的沈默,怎么会看不穿真相。


送她回家的路上,夏薇紧紧依在他的后背,哭声在风中被拉得老长。


他听不到她在说什么,只听清最后一句话,"我要把他删掉,从此老死不相往来!"


沈默心头百感交集,有心疼,有气愤,有失落。那一刻,他真的有想到要放弃了,不想再继续了。


就像你向前走了九十九步,才发现怎么也抵达不了终点,原来她一直在向后退着。




-6-


接下来的几天,夏薇似乎察觉出什么异样。主动给沈默发信息,还给他唱歌。


沈默态度越来越敷衍,看到消息也不会秒回了,更多地装作视而不见。


有天夏薇给他打电话,说要他过去陪陪她。他说,"不好意思,我今天有事,去不了了。"


他还是会很难受,还是会情绪起伏,最后学会了抽烟,学会了喝酒。


当我问起他,说好的贵宾级呢?


"我总不能一直当她的垃圾桶吧,被那个男的伤了才会想到我,他要是给她一点点苗头,哪有我的事啊。"


"我突然就意识到,不该跟她这样的人再近一步了。我不确定那个男生会不会再回头找她,但我知道,只要他回来,她还是会义无反顾地跟他走。"


说完,他的眼里流露出一阵失望后的怅惘,我为他做出这样的决定而感到欣慰。


我知道,他一旦决定放下,就真的放下了。

深圳丝足服务http://www.jindisi005.com/